水也池

困于池沼

雷卡胜出荼轰
双安金凯伸文
是个孩厨!同人苦手
如果能让你喜欢他们更多一点就好了

嘉金!!雷嘉!!!
不行不行看了第一集就疯了以后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呜😭😭😭😭

是骨科设定
荼毘非常难画了😭😭哭出来
这对好冷啊但是怎么能这么好吃啊jshekjsjwjd我爆哭

大家!七夕快乐啊!终于在七夕肝完了qaaaq其实是七月初开始画的了,因为我的懒癌拖到了现在ojz
前后画风非常不统一,瞎加对白,我流雷卡
没有脸了呜呜呜呜呜呜

一些鱼🐠🐠🐠
p1p2p3是HPparo的绿谷天使,私心胜出脑😭😭时间有点不够了看看还能不能画个咔的设定
p4p5是赶作业的时候摸的轰

终于有东西发了呜呜呜

他真帅啊啊啊啊啊(土拨鼠式尖叫)

生活就是ghost里的一首find the light吧

是因为书本的魅力没有梅宝大呜呜呜呜呜
滚吧你明明就是自己想摸鱼

【雷卡】车

*雷卡 现pa ooc
*其实它是2017江苏高考题哈哈哈哈哈哈哈
*提纲什么的不存在的,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,扣题什么的不存在的,深度什么的不存在的,审题什么的从来都没对过,我就是要写零分作文嘿呀

用尽手机最后一格电时,右手感觉到卡片机轻微的震颤,卡米尔看到自己在变黑的屏幕上倒映出来的蓝色的眼睛。他还是愣了一会才慢慢放下手机,往路口看去,车来车往里熟悉的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。
他索性在花坛上坐了下来,无所事事地踢着脚边的小石块。初夏的阳光和天空都带着点隐晦而含蓄的气质,但热气的的确确还是从脚底蒸腾上来。
这时他开始有些想念雷狮车里的冷气,还有淡淡的,复杂却妥帖的气味。
虽然这个人再一次迟到了。
他的大哥一向随心所欲,卡米尔也在无休无止的等待中练就了不急躁放宽心的好脾气。也不是没有提过自己回家的要求,但再被雷狮几次回绝后也就作罢了。雷狮对载卡米尔回家这件事,真是抱有了难得的长情——比起他那从未坚持满一个月的所谓兴趣来说。
卡米尔还记得他们还小的时候,雷狮信誓旦旦地把自己抱上自行车后座,坏笑着喊着抓紧了然后从陡坡上风驰电掣地越过。他们没少跌过跤,甚至还有卡米尔把围巾卡进轮子里的时候。
再后来就是再大一些。雷狮总是受欢迎的很,身边叽叽喳喳围着女生也是常态,可占据着后座的人自始至终都是卡米尔。每次从校门口走出来看到的总是雷狮斜靠着车向他招手,笑得张扬。然后他会把书包丢给卡米尔,然后顺带着带给他一瓶饮料——夏天是冰镇的碳酸饮料,冬天会是热腾腾的全糖的奶茶,不冷不热的时候看雷狮心情。在确认他坐稳后雷狮吹个口哨向姑娘们示意告别,卡米尔喝着水终于还是慢吞吞地说:"大哥,不然,你明天别来了吧。"
雷狮一般只是会笑一声。但他还是回应过一次。
"我带重要的人回家,难道有错吗?"他偏过头来看着他,嘴角勾出玩味般的笑意。
卡米尔突然说不出话来。幸好雷狮也没有为难他心爱的弟弟的意思,他只是把车骑得飞快,在卡米尔下意识的靠过来以后恶作剧似的吹了声口哨,然后笑起来。
"没什么大不了的,卡米尔"他这么说。
的确是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后来雷狮自作主张买了一辆摩托车,相当拉风的摩托车,也是同时雷狮不知道为什么迷上了摇滚,整日抱着他的电吉他放着热烈却颓丧的乐曲。人的青春大概都会拥有这样的时期,迷惘着,热烈着,向往着。说起来他们还一起离家出走过一次,虽然仓促而滑稽,但卡米尔在摩托车后座上感受到风呼啸而过的力度时,还是感受到了自由与流浪的味道。
他还记得他们坐在国道边,吃着压缩饼干喝着矿泉水,讲着千奇百怪的芸芸众生笑的恣意开怀,天上的浩瀚星空铺展延伸去到世界尽头。
他们讲到虚伪而势利的大人,他们讲到麻木而空洞的人群,他们讲困顿与桎梏,他们讲未来与远方。
"我死都不会变成那种样子"雷狮最后这么说,他的声音轻而低沉。他肯定是说到做到。
没过多久就是雷狮彻彻底底地与家里决裂,背着行囊义无反顾地甩上了大门。
卡米尔自然知道是为什么。金钱与权利需要你用别的东西来交换,雷狮拒绝的果断。
"有什么的,我乐意。"他一手转着出租屋的钥匙,一手却按在了卡米尔的头上。他胡乱地揉着他柔软厚实的黑发,"你好像是长大了点"雷狮似笑非笑地这么说。这时卡米尔也跟着雷狮搬出了那个被叫做家的地方,生活的变化一开始总会有点让人不知所措,卡米尔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。
"你就睡这里。"
"我住宿舍,大哥"卡米尔抿了抿嘴唇。
"哦,是嘛。"雷狮似笑非笑地放下行李。
他的眼镜是紫罗兰色的,这双眼睛长久地注视着卡米尔,直到卡米尔躲闪着视线背过身去。
雷狮轻笑了一声。
"随时可以过来"他把备用钥匙放在卡米尔手心里,"礼拜六,我去接你,周末我们出去。"
"这周?"卡米尔依旧是埋着头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别扭和堵得慌。雷狮摇头,他随手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,灌了一口后眯起眼睛,略略沉了沉下巴,"每周。"
他说。
确实是说到做到。就在来来往往中度过了自己的高中,大学考的不算太远也依旧可以时常回来。加起来零零散散的四五年时间见面远没有之前多,但略微的距离感反而一天天地为感情添砖加瓦。
雷狮组建乐队玩的风生水起,海盗团,他随口给乐队取得名字现在到成了象征。
雷狮还是会在周六抽出时间来带卡米尔去兜风。他换了车,雷狮还是喜欢把天窗打开。恣意奔放的风穿过卡米尔的头发,他不自禁地会回想起十多年来的疾驰,和穿插在生命里的呼啸风声。
每到这个时候卡米尔都会不自觉的上扬嘴角。
就像现在,在漫长的等待后卡米尔熟练地拉开车门坐在前排,驾驶座旁的位置上——这里约定俗成就是他的位置。然后他的大哥会揉他的脑袋以示歉意,然后在他拉好保险带后随口问几句平常的事情,然后他还会慢慢地,用力地握住他的手,然后他还会笑着哼着新写的歌。
然后一脚踩下油门,疾驰向远方


我我我每次写完都羞耻地不想看别说改了
写到后面就词穷想火速结尾了呜呜呜呜呜呜
就是零分作文了啊没跑了



 

【雷卡】无题

*雷卡
*私设ooc,是现pa,没有兄弟设定,是普通的旅行中机缘巧合认识的设定
*短打意识流

雷狮没有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家伙起床气会这么大。
把他叫醒时卡米尔还是睡眼朦胧的状态,乱糟糟的黑色的头发下蓝色的眼睛蒙着若有若无的水汽。
"起来,卡米尔,带你去看好东西"
雷狮向来就是这样。
不管是否提前做好准备,不管身边这人是否已经熟悉到随叫随到。
卡米尔想,也许他只是在梦里一个小小的脑电波倏忽地一闪,可怕的行动力就跃跃欲试地支配起他的身体。
他向来就是这样。
卡米尔不再说什么,他摸索着开始穿衣服。
"抱歉,回避一下"他没有抬头,只是在要脱掉睡衣时手顿了一下,然后用他惯有的平静语气陈述自己的要求。
雷狮只是笑,调侃般的目光扫了一眼床上人。他又吹了个口哨,然后退了出去,带上了房门。
卡米尔整理着围巾走出来时,雷狮靠在窗边注视着远方。
真早啊。
深蓝的夜幕闪烁着熹微的星光。
山间的风还是有些冷,卡米尔掩了掩围巾。
他的头巾在风里漫卷着,星光勾勒出他的侧脸。
"哟,走吧"
他意识到了卡米尔的出现,转身便向前走去。他没有等等同伴的习惯。虽然卡米尔也并不想走在他身边。
幸好他放慢了步子,卡米尔跟的也不是太吃力。
他的头巾在黑夜里惹眼极了。
卡米尔没来由地觉得这个家伙的背影潇洒极了。他把脸埋在围巾里挡风。他回想起刚刚雷狮在楼上的侧影。
似乎有些忧郁的气质。
被自己的感觉噎的好笑。
山路漆黑而漫长,头顶的夜空蜿蜒伸向远方,璀璨浩渺。
雷狮深吸一口气,山间复杂的气味从鼻腔通入肺部,他看向远方任在沉睡的山岭,偶有一只两只的大鸟发出难听的叫声兀地飞向天际。
"你走的动吗,卡米尔"
他仰着头,向身后人发问。
可没有人回答他。
他向后看去。他的旅伴一言不发地跟在自己身后,他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,帽子挡住了雷狮想看向他的双眼的视线。
哟,生着气呢。随口吹了个口哨。
他故意加快了脚步,听到身后人急匆匆地加快步伐——他现在估计得小跑了。
这么想着,雷狮恶作剧般地笑了起来。
可他还是慢了下来,雷狮把手插在口袋里。
莫名的心情大好。
他们一言不发地赶着路。
依旧不知道要被带去哪里。卡米尔苦笑了一声,这不是我的作风,他想。
自从倒霉地被这个随心所欲的家伙逼迫着一起旅行开始,卡米尔就不得不去熟悉他的作风。比如说被拉着去酒吧,比如说和他一起狂奔赶车,比如像现在一样,抹黑走着人生地不熟的路还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。
这是从没有过的,对于他这个强迫症般谨慎的人来说。
还真是上了贼船,他叹息道。
然后又小跑两步跟上他的脚步。
"喂,你就不想知道我带你去哪里?"
突然雷狮这么随随便便地发问。
"……不想"撒谎了,卡米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这个谎。
然后听他突然嗤笑了一声。
"哦,那就是随便我带你去哪你都会跟着咯"
总觉得这句话有些意味深长。
"……"卡米尔选择沉默
他轻笑两声。
"我们到了"
他说。
卡米尔抬头,他们正站在山顶上,悬崖边。
他终于转过身来了,他嘴角上扬带着笑意。
"看着吧,送给劳碌的行者——"
他张开双臂,他的头巾飞扬有着撕裂空气的力度。卡米尔睁大双眼,他觉得自己沉寂依旧的心脏抑制不住地剧烈跳动——
红日从他身后喷薄而出。
这是万丈的金光以万钧之力挣脱黑夜的束缚,黑云,鸦色的森林极速地褪去,在光明前匍匐,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红色,炽热而灼烈的颜色,浩浩荡荡地压了过来。
卡米尔看到他的背影被披上金光,是在给他加冕——不,是化作他的羽翼。
"怎么样,满意吗"
他觉得心跳动的格外剧烈。咚咚,咚咚,让他难得感觉躁动而不安。
然后他听见雷狮说
"卡米尔,你笑了"
是的,他笑了,难得的,从那天之后第一次笑了起来。

其实还有很多情节的,在脑子里塞的快要爆炸
只是我没啥时间写也写不出来(不你)
特别喜欢一起旅行这种设定
第一次写文,送给雷卡